H包子馒头P

我爱吃甜饼🙆🏻

【移动迷宫/newtmas】Thomas给Newt的回信

🆘:

亲爱的Newt,



我最近总是做很多很长的有关过去的梦。

我会出很多汗,会在梦中忽然惊醒大叫。大概在我第七次把Mino吵醒以后,他帮我找来了医生。医生说这很平常,叫做什么“创伤后遗症”之类的,我记不住那个很长的名字。他们说吃了药以后就会慢慢好起来,也不会再做噩梦了。我拒绝了他的好意。因为,呃,你知道的,我从来不会管那些梦叫做“噩梦”。

你会明白我的,那些梦里都有你。

有时候是我在迷宫里狂奔着躲避那些该死的黑汁横流的怪兽,回过头看到你就紧紧跟在我身后,满脸焦急地大喊着“Thomas快跑”;

还有的时候是我们坐在车里,撞倒一排又一排面目可怖的僵尸,梦里的一切仿佛被加了慢动作特效,残肢断臂在车窗外漂浮着,你就顿顿地转过头来,大大的眼睛盯到我心里去了,一字一句地对我说“你没事吧?”那场面滑稽可笑又他妈的诡异,我却觉得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浪漫的场景了。梦醒了我开始后悔。我真希望我们能有一次约会,哪怕是在破破烂烂的迷宫泥地上,充满狂客的隧道,快要爆炸灭亡的城市里。哪里都好,只要是和你。

有时候(虽然次数很少)我会梦到我最喜欢的日子,你知道的吧?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当时有那么多人围在我面前,我相信我第一个看到你是有原因的。那些梦异常真实,你就蹲在笼子前对我笑,眨巴着眼睛,一道浅浅的暗影落在面颊的一侧,上面的毫毛被阳光照得清清楚楚,真实到仿佛你就活生生地在我身边。每次梦到这里,我都会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去摸一摸你。老天,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我有多久没有摸到你了。以前我们在迷宫里的时候都是喜欢skinship的人,我喜欢握着你的手腕,也喜欢坐着的时候把彼此的膝盖顶在一起。但是粗神经的我从来没有仔细想过每次触碰到你的喜悦和满足以及忽然鼓足的能够面对一切的勇气意味着什么。我只知道我们都喜欢这么做。扯远了。我想给你写一封条理清晰的信,但是你懂的……面对你我总是无法井井有条。在你面前我也从来不能假装什么,也从来不会去假装。

说实话Newt,你是不是在怪我一直没有给你回信?因为每次在梦里我快要触碰到你,你就那么消失了。像彩色的泡泡一样,成群地飞起来、散开、破裂。那通常也是我醒来的时候。后来我为了多看你一会儿,把手紧紧地塞到裤兜里,强忍着内心的渴望不去碰你,就连你主动伸向我的手我都拒绝了。我所有所有的力气好像都变成眼睛里的泪花了。在梦到你之前我不知道身为一个男人的我怎么会有这么多眼泪?我希望你快点跑到我面前嘲笑我是个娘娘腔,让我不要想那么多有的没的,快点去干活。而我也不会反驳你了,我愿意帮你搭架子,搭一千个一万个都行。就算你想要个可笑的宫殿我都会搭给你。如果一切总能像以前那样就好了,总是有篝火的夜晚,草地总是湿润清甜的,而喝醉的你总是会对我挑眉、抱怨、调笑。可是现在,只有我一个人醒过来凝视自己的手,指甲已妥帖地嵌进粗壮的指端,溢出的鲜血提醒我你真的离开了。

我经常会在夜晚跑到旧城的废墟旁坐着发呆。我们的最后一面在这里,充满了争吵声、爆炸声、火焰的噼啪声,而现在这里各种声音都没有了。月光洒在上面像霜一样白,偶尔会有鸟叫声,那些重叠的屋板栏杆的角落里或许是它们的家。而我知道,你也静悄悄地住在里面。有的时候Mino会劝我少来这个危险的地方,有的时候他会陪我坐一会儿。在度过了许久温柔的沉默以后,Mino问我:“你爱他吗?”“像现在这样。”我用现在时态纠正了他;在我用动词“爱”时,没有过去时态。顺着月光照得最亮的地方望过去,你一直在那。

这封信“对我们来说”或许写的太长了。你以前就不喜欢读长篇的文字,我们之间也从来不需要长篇大论。那时候是。而且总是这样。你有时候只和我说半句话,说几个字,说迷宫里流行的隐语,有时候用眼睛、嘴唇、手势来表达,不管你的想法有多隐晦,不管有多么跳跃,不管你的思想怎样从表面沉入幽深迷茫之中,我还是懂你的意思。甚至在那天你说“kill me”的时候,我已经站在爱情最边远的地方,我还懂得你是什么意思。我们都是说几个字,却依赖彼此最深,最难割舍。

你看到这里肯定会不耐烦了。那你会来我的梦里和我吵架理论吗?我愿意当面跟你道歉。

Thomas.












https://m.weibo.cn/2425722587/4203419180793586


上不了广场的我 😢







评论

热度(53)

  1. H包子馒头P🆘 转载了此文字
  2. 柚子柚子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