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包子馒头P

我爱吃甜饼🙆🏻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长白归矣:

F-zutter:



马住!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小迷宫的微信日常

啊瞎编滴
啊如果有小伙伴喜欢就多更
啊谢谢观看

Tereas头像来源 @…… 

【移动迷宫/newtmas】Thomas给Newt的回信

🆘:

亲爱的Newt,



我最近总是做很多很长的有关过去的梦。

我会出很多汗,会在梦中忽然惊醒大叫。大概在我第七次把Mino吵醒以后,他帮我找来了医生。医生说这很平常,叫做什么“创伤后遗症”之类的,我记不住那个很长的名字。他们说吃了药以后就会慢慢好起来,也不会再做噩梦了。我拒绝了他的好意。因为,呃,你知道的,我从来不会管那些梦叫做“噩梦”。

你会明白我的,那些梦里都有你。

有时候是我在迷宫里狂奔着躲避那些该死的黑汁横流的怪兽,回过头看到你就紧紧跟在我身后,满脸焦急地大喊着“Thomas快跑”;

还有的时候是我们坐在车里,撞倒一排又一排面目可怖的僵尸,梦里的一切仿佛被加了慢动作特效,残肢断臂在车窗外漂浮着,你就顿顿地转过头来,大大的眼睛盯到我心里去了,一字一句地对我说“你没事吧?”那场面滑稽可笑又他妈的诡异,我却觉得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浪漫的场景了。梦醒了我开始后悔。我真希望我们能有一次约会,哪怕是在破破烂烂的迷宫泥地上,充满狂客的隧道,快要爆炸灭亡的城市里。哪里都好,只要是和你。

有时候(虽然次数很少)我会梦到我最喜欢的日子,你知道的吧?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当时有那么多人围在我面前,我相信我第一个看到你是有原因的。那些梦异常真实,你就蹲在笼子前对我笑,眨巴着眼睛,一道浅浅的暗影落在面颊的一侧,上面的毫毛被阳光照得清清楚楚,真实到仿佛你就活生生地在我身边。每次梦到这里,我都会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去摸一摸你。老天,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我有多久没有摸到你了。以前我们在迷宫里的时候都是喜欢skinship的人,我喜欢握着你的手腕,也喜欢坐着的时候把彼此的膝盖顶在一起。但是粗神经的我从来没有仔细想过每次触碰到你的喜悦和满足以及忽然鼓足的能够面对一切的勇气意味着什么。我只知道我们都喜欢这么做。扯远了。我想给你写一封条理清晰的信,但是你懂的……面对你我总是无法井井有条。在你面前我也从来不能假装什么,也从来不会去假装。

说实话Newt,你是不是在怪我一直没有给你回信?因为每次在梦里我快要触碰到你,你就那么消失了。像彩色的泡泡一样,成群地飞起来、散开、破裂。那通常也是我醒来的时候。后来我为了多看你一会儿,把手紧紧地塞到裤兜里,强忍着内心的渴望不去碰你,就连你主动伸向我的手我都拒绝了。我所有所有的力气好像都变成眼睛里的泪花了。在梦到你之前我不知道身为一个男人的我怎么会有这么多眼泪?我希望你快点跑到我面前嘲笑我是个娘娘腔,让我不要想那么多有的没的,快点去干活。而我也不会反驳你了,我愿意帮你搭架子,搭一千个一万个都行。就算你想要个可笑的宫殿我都会搭给你。如果一切总能像以前那样就好了,总是有篝火的夜晚,草地总是湿润清甜的,而喝醉的你总是会对我挑眉、抱怨、调笑。可是现在,只有我一个人醒过来凝视自己的手,指甲已妥帖地嵌进粗壮的指端,溢出的鲜血提醒我你真的离开了。

我经常会在夜晚跑到旧城的废墟旁坐着发呆。我们的最后一面在这里,充满了争吵声、爆炸声、火焰的噼啪声,而现在这里各种声音都没有了。月光洒在上面像霜一样白,偶尔会有鸟叫声,那些重叠的屋板栏杆的角落里或许是它们的家。而我知道,你也静悄悄地住在里面。有的时候Mino会劝我少来这个危险的地方,有的时候他会陪我坐一会儿。在度过了许久温柔的沉默以后,Mino问我:“你爱他吗?”“像现在这样。”我用现在时态纠正了他;在我用动词“爱”时,没有过去时态。顺着月光照得最亮的地方望过去,你一直在那。

这封信“对我们来说”或许写的太长了。你以前就不喜欢读长篇的文字,我们之间也从来不需要长篇大论。那时候是。而且总是这样。你有时候只和我说半句话,说几个字,说迷宫里流行的隐语,有时候用眼睛、嘴唇、手势来表达,不管你的想法有多隐晦,不管有多么跳跃,不管你的思想怎样从表面沉入幽深迷茫之中,我还是懂你的意思。甚至在那天你说“kill me”的时候,我已经站在爱情最边远的地方,我还懂得你是什么意思。我们都是说几个字,却依赖彼此最深,最难割舍。

你看到这里肯定会不耐烦了。那你会来我的梦里和我吵架理论吗?我愿意当面跟你道歉。

Thomas.












https://m.weibo.cn/2425722587/4203419180793586


上不了广场的我 😢







碱啊:

现代AU大法好啊!
正准备去社团活动的贝斯手Newt走着走着突然被撞了一下,身上还被洒了咖啡,对方却比自己还着急,不住的道歉还很紧张的帮着擦干净。Newt盯着对方黑色的发旋儿和琥珀色的眼睛,莫名觉得有些可爱,就和善的笑着说没事,对方听了眉头皱得更深了,慌慌张张的再塞给他一些纸一边非常抱歉自己有急事,什么不赶过去,Minho会让自己在球场果奔5圈之类的,洗衣服的钱可以来校足球队找他赔偿就匆匆跑走了,跑了一段又折回来对Newt大喊:哦对了!我叫Thomas!很高兴认识你!然后继续跑走,留下Newt还呆站在路边,手里拿着一团纸,脸上挂着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傻笑...
【Minho:去谈你丫的恋爱别扯上我!!!—————一起参加了这么多访谈,感觉那边两位跟在度蜜月似的的基宏锅心里一定很憋屈吧233333】

—我来试试能不能找到小伙伴 @Newtmas 

祝大本命生日快乐🎂🎊!!!

【锤基】我发誓发了这篇我就乖乖改论文

黄字:

索尔的脑洞


索尔来找洛基时,侍女告诉他洛基又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让谁都不许打扰。


那哪成?憋出病来怎么办?底迪,我来解救你了~


索尔一锤子砸下去,破门而入。


洛基正在为奥丁突然派给他的任务聚精会神地冥思苦想中,门外突然轰隆一声巨响,没把他吓出心脏病来。


“suprise~底迪,我来陪你啦,你开不开……”


啪!


“底迪,你……”


啪!啪!啪!


三个巴掌后索尔终于老实了,他一手捂着脸一手以手掌示意洛基:底迪,你说,我不插嘴。


“你知不知道我脾气不好?”洛基的表情和语气都平静地很危险。


“呃……”这个应该怎么回答?


是该说知道还是该说不知道?


索尔捂着脸向洛基露出示弱的表情……


这家伙终于安静了。洛基白了他一眼,继续他的工作:“要待在这儿就别出声,我忙着呢。”


看着洛基眉头紧皱着手握紧笔,笔尖在羊皮纸上一点一点的,却迟迟不肯下笔写出第一个字。索尔知道,洛基遇到困难了。


“洛基,是父王给你布置的任务吗?”


“你怎么知道?”洛基内心的烦躁被索尔的一句戳心的话分散了些,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


“也只有父王能让你这么焦虑,焦虑到心情都写在脸上。”索尔认真地看着洛基解释到。


“这么明显吗?”洛基松了松眉头,抬手捏了捏自己两眼间,闭了闭眼放松了下精神。


看到洛基的动作,索尔起身走到他背后,双手放在洛基比起他窄了很多的肩上,边施着力道适中的力,边劝着洛基:“你太重视父亲了,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


洛基享受着索尔的服务,舒服地令他放松了心门:“父亲难得给我分派个任务,我不能让他失望。”


“失望又如何?我都不知道令他失望过多少回了,不照样没事?”


洛基听着索尔没心没肺的回答,忍不住笑他:“那还不是因为父王经常给你分派任务,不狠狠教训你是对你仁慈,你别不知好歹。再说……你也没怎么出过岔子,被父王教训那几次也是被我怂恿的……”


“洛基……”索尔突然停住了按摩,侧身单膝跪在洛基面前,扶着洛基正坐着的靠椅两边把手,仿佛把洛基完全护在怀里,“我做的那些都是体力活,不算什么的,父王给你派的这个是脑力活,高级,费脑子,比较重要。而且,你让我做的,我都是心甘情愿的。”


“你呀……明明做的是游走在刀刃上的事,却说得那么无足轻重。”听了索尔的话,洛基心里好受了很多,索尔给予他最大的安慰,这让洛基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


也很幸福。


“嘿嘿,应该的嘛,为了阿斯加德!”听着洛基对自己的关心,索尔很开心。


“也要为了阿斯加德保护好自己。”洛基闭着眼睛柔声说着。


“我会的,也为了你……不过……你真的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见洛基脸上愁云全无,对他露出了轻松真切的笑容,索尔终于放心,又自觉地折回去给洛基按摩太阳穴。


洛基享受着难得的身心放松,笑容不自觉地爬上嘴角,几乎以为自己身处梦境了。可下一秒,就被索尔的胡言乱语扯回了现实。


“洛基,你觉不觉得咱俩很像父王母后,更适合结为伴侣?”


什么???这家伙又开了什么奇怪的脑洞……


“你想啊,我像父王,力大无穷,适合开疆辟土,保卫家园;你呢,心思细腻,会法术和权谋,适合帮我参谋……”


“我为什么要给你当参谋?”洛基不满地表示抗议。


“好好,不当参谋,你这智商,得当领导。于是我在你的领导下带阿斯加德走向辉煌……”


这还差不多……虽然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见洛基不反驳,索尔继续来着自己的脑洞:“走向辉煌咱俩就算功德圆满了。哎,咱俩最好再有个孩子,继承了你的聪明才智和我的力大无穷,把他培养成才后,我们将王位交给他,让他带领阿斯加德走向更辉煌,然后潇洒地过我们的二人世界去……”


“什么鬼?我为什么会有你的孩子?!”洛基实在忍不住了,打下索尔的手,转头抬脸瞪着索尔。


“可人总要有孩子呀。”索尔眨着眼睛一脸无辜,“总不能因为阿斯加德奉献自己的一生,到头来连个子嗣都没有。”


“我乐意。”洛基选择闭上眼睛不看他。


“唉,洛基……”索尔轻抚他的脸庞,怜惜地说,“你偶尔也要为自己想想。等你老了,谁来照顾你?”


“我自己就能照顾好自己。”洛基静静感受着索尔在自己脸上游移的手,感觉心底突然软了,想依靠些什么,“再说,不是还有你么?”


“洛基……”索尔听了这句欣喜若狂,他的洛基终于主动说出想依靠他的话了。


“万一生了两个孩子?要传位给哪一个?”洛基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对索尔的脑洞感起了兴趣。


“哪个像我传给哪个。”索尔接到。


“什么?!你就这么想继承王位!”洛基猛地睁开眼瞪着上方的索尔。


“不是,洛基……江山易攻难守,我怕累到你……”索尔小心翼翼地解释,他不想洛基知道他想一辈子将洛基护在身边,让他永远离不开他。


“不用为我担心,我不怕累,我要和你公平竞争。”洛基一把推开索尔,又拿起笔,“走开,别烦我。”


“洛基……”索尔索性握住了洛基推拒他的手,固执地不放开,然后隔着椅背一把抱住了洛基,双臂紧紧交叉在他胸前:“我爱你,我要保护你,我们不想其他的好不好?”


听到索尔那句包含浓浓情谊的“我爱你”,洛基的心就软下去了。


“好,怕了你了,暂时不想,可以放开我了吧。”洛基像芙丽嘉一样哄着索尔。


“不放,我就这样抱着你,看你完成任务。”索尔放肆地深吸着洛基脖颈间传来的冷香。


“啊……”


仙宫二王子殿下的寝宫传来大王子一声痛苦的呼声,正在准备晚餐的侍女们彼此交换了个了然的眼神,继续各忙各的了。


反正二王子脾气不好,整个阿斯加德都是非常清楚的。

长腿杀、眼神杀、侧颜杀怎么能没有我森?

至HP、漫威、魔戒、纳尼亚、加勒比

我没有赶上哈利波特系列的尾声,但至少我见证了复仇者的成长
我没有看见纳尼亚的诞生、但至少我能陪着加勒比系列走下去
没有看着中土世界的辉煌,但我抓住了她的尾巴
最爱的五个系列,永不完结!